您现在的位置: 主页 > 科技前沿 >  正文
【开腔】“最会玩火的男人”,为何执着于爆炸?-中新网
发布日期:2021-07-25 21:0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7月15日电 题:“最会玩火的男人”,为何执着于爆炸?

  当然,用火药来做作品,外界看起来比较大胆,但我总是在挣扎和焦虑。“还是太保守,胆子太小……”我经常会这样想,自己没有让火药获得彻底解放,但是它完全解放不就是火灾般的燃烧吗?所以还是要控制。

  蔡国强:《天梯》要是没实现,那天又是风暴,又升不起来,我会很难过,而且会难过很长时间,因为我想做给奶奶和乡亲看。

  几天前,面对一百万网友,艺术家蔡国强在直播中再一次聊起了他的知名作品《天梯》。

  蔡国强:不成熟很重要,千万不要让自己变成很成熟和很懂。

  “在我的家乡泉州,有这样一个说法:只要有500米高,就可以摸到云彩。所以我给《天梯》设定的高度就是500米。”

  记者:您相信有外星人?

中新社发 张亨伟 摄" src="" style="border:px solid #000000" title="资料图:2014年,蔡国强现场爆破完成了名为《没有我们的外滩》的火药草图。作品全长27米、高4米,展现了一幅人迹杳然的外滩幻象。中新社发 张亨伟 摄" /> 资料图:2014年,蔡国强现场爆破完成了名为《没有我们的外滩》的火药草图。作品全长27米、高4米,展现了一幅人迹杳然的外滩幻象。中新社发 张亨伟 摄 【编辑:黄钰涵】

  “艺术重要的是保护好人类的好奇心和情感”

  记者 宋宇晟

  蔡国强:是之一吧。火药能瞬间产生光,另外一方面,你感受从能量转化得到了什么是永恒,不是很长时间放在那边的永恒,而是在瞬间感受到的永恒。

  “我喜欢爆炸,因为爆炸纯粹”

蔡国强。《天梯:蔡国强的艺术》截图

  后记

蔡国强装置作品《与未知的相遇》。 张亨伟 摄

  蔡国强:我喜欢爆炸,因为爆炸纯粹,它跟能量、宇宙、时空等等都有关系,它很广阔。我喜欢把爆炸这种有破坏力的东西变成艺术品。做艺术的爆炸,把用于战争的火药转变成和平的、开心的艺术,挺好。

  我的创作有和外星人对话的情感在,你想我一个梯子再高,它也才500米,可是光的梯子,可以飘到宇宙,如果用科学的角度讲,火焰的光是在宇宙发散着的。

  此前,他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,让29个脚印以烟花的形式,绽放在北京中轴线的上空,他也曾担任2001年上海APEC会议焰火表演的总设计,2009年中国国庆60周年焰火表演总导演……

  我认为,艺术重要的是保护好人类的好奇心和情感,这个作品也表现了我的童心吧。而且科学家对宇宙的认知,还处于幼稚时代,未来我们会看到更无穷无尽的宇宙,可是艺术却从一开始就和无限的宇宙也包括外星人对话。

  7月8日晚,蔡国强第一次在抖音直播。他花了差不多两个小时向100万网友介绍自己的各种作品、对艺术的看法、自己的过往。

  记者:最新的装置艺术作品《与未知的相遇》没有用焰火创作。为什么要做这样一件作品,柯达这组涉疆照片,背后是西方反华的新路数?有介绍说,这件作品和宇宙有关,为什么想和宇宙对话?

  蔡国强告诉记者,团队之前也讨论过,入驻抖音后是否要迎合一下年轻人。但蔡国强给出的答案是,“我只能演自己,把我的故事说出来,我不能扮演别的角色。”

  记者:这是您选择用爆炸进行创作的一个原因?

  他说,这给人留下了可以瞬间说出要说的话的空间,它的自由和活跃,让年轻人可以抒发自己的看法、发展自己的个性。这也是小小的爆破。(完)

  我们和蔡国强聊了聊。以下是采访实录:

  我们家乡很多人在做鞭炮,很多同学下课了就要帮家里面做鞭炮赚点钱,所以我拿到火药比别人容易,当我在现代艺术的路上寻找一个手段表现我的压抑和解放,我想到了火药。

蔡国强作品《天梯》。受访者供图

  记者:您对于创作是如何保持长久的动力和热情的?

  每次看《天梯》的视频,有很多评论,“希望天上的爸爸妈妈都能看到天梯”等等,有时候我看了都流眼泪,每个人都有自己挚爱的亲人。所以,我一定会做出天梯和天上的奶奶对话……

  你可以想象宇宙的星球如沙滩上的沙子一样多,凭什么说只有我们这颗沙粒才有生命,别的沙粒没有呢?我相信一定有,这个相信使我感到温暖,你不是茫茫宇宙的孤独者,还有很多生命,他们处在不同的文明进度里面,也许他们在看着我们。所以,我有很多作品跟外星人对话。

直播截图

  记者:您的作品《天梯》在国内一直很火,网上也一直有很多讨论。很多人也知道,这个作品历经21年才成功。如果2015年那一次又失败了,会怎么办?

  事实上,这个装置像一个“少年的宇宙工坊”,小时候向往星星,想象风筝、大鸟把人带起来,脱离重力的感情,当然里面也有黑洞、有引力场。我想表现人类远古以来向往宇宙的情感,这个东西不会因为科学发现的成熟而改变。

观众参观蔡国强装置作品《与未知的相遇》。 张亨伟 摄

  直播最后,蔡国强在装置《与未知的相遇》创想的宇宙中躺了下来,默默地望着上空。直播间里的网友们则纷纷开始许愿。

观众参观蔡国强艺术作品。 张亨伟 摄

  蔡国强:我当然相信了,就像外星看过来我也是外星人。

  “千万不要让自己变成很成熟和很懂”

  蔡国强:我父亲是写书法和画国画的,人比较谨慎保守。我知道我会继承他的个性,变得谨慎保守,所以我希望我能够比较自由,能够产生意外。

  对话热门人物,了解新闻背后的故事。一人一面,还是一人千面?开腔,不只是语言的交流,更是灵魂的触碰。在这里,新闻主角变得更加立体。

  他为何要用焰火创作?新作品又有什么含义?

  【开腔】编者按:

观众参观蔡国强艺术作品。 张亨伟 摄

  蔡国强:疫情期间,我想到人类有很多新的困难,也会想到全球化等各种各样的问题,觉得宇宙是更广阔的存在。但这与最开始的我是联系的,我的家乡泉州偏远,我们那边的人悄悄地封建迷信,信仰风水和鬼神,我从小就养成了对看不见世界的好奇。慢慢地,这种文化就会表现在我的艺术上,我意识到自己对话的对象不仅是看得见的观众,也有看不见的观众。不仅是自己在创作,也有借助看不见的力量在创作。

  记者:在大多数人印象里,蔡国强这个名字和“焰火”“爆炸”是联系在一起的。您最初是如何接触到这种独特的创作方式的?

  我就是一直不大懂,这对我很重要。我不会一开始就想着怎么做作品,而是先学习,作品会慢慢出来,因为做作品是我们的本事,只有很多问题你弄不懂,学习和思考的过程很有意义,一直寻找自己的不成熟和不懂,会使我保持在好奇和成长的状态。

  记者:为什么执着于利用爆炸去创作?

  我的艺术是在控制和失控中间焦虑而产生的结果。大胆需要醒悟,而不是蛮干。

  2015年,这位用焰火创作的艺术家在泉州将一条500米高、升入夜空的绳梯点燃。这就是蔡国强的知名作品《天梯》。

蔡国强作品《花瞬二》于浦东美术馆展览现场。 张亨伟 摄

  爆炸的魅力,是难以控制和意外。没有点火之前,你不知道它最后会是什么样,一直到点火的那一个瞬间。

  我在全世界做了那么多作品,连奥运会的大脚印这么困难都做成了,结果我奶奶什么都没看到。会不会再做?我认为会的。我们的文化里有一种坚持的基因。